s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正文

百望富通庞氏骗局揭秘

时间:2019-07-31 14:03:35 来源:www.cbs851.com 作者:崇拜网 阅读:

 一、百望富通的前世今生

百望富通全球新零售大数据平台启动仪式-搜狐自媒体

“百望富通”全称“百望富通全球新零售大数据平台”,于2018年4月8日创建,系瞭望九州集团倾力打造的主品牌,由瞭望中态(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瞭望中态”)策划运营。

瞭望九州注册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15号B座804室;瞭望中态注册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国投财富广场10号楼3层。在百望富通,瞭望九州集团主席张铁(湖南宁乡人),占股51%;瞭望中态董事长田明忠(湖北恩施人),占股49%。

瞭望中态的前身系广州中态名雄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04月05日,法定代表人为田明华(田明忠之弟),董事长为田明忠。中态名雄曾加盟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云联惠”),成为其联盟商家,主营汽车项目。田明忠在明晓云联惠模式敛财之道后,于2018年4月8日自立门户,宣布成立瞭望中态(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从此傍上瞭望九州集团这颗“大树”。

有关资料显示,瞭望九州(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由中国经济导报社主管,主营业务涉及国际贸易、文化产业投资、大健康产业、能源与金融业务等多个领域。

瞭望九州董事局主席张铁试图通过百望富通筹集项目贷款的铺垫资金(自有资本金),而瞭望中太董事长则企图在瞭望九州的“庇护”下通过百望富通“抽水”敛财。

瞭望九州享有百望富通的所有权益,而瞭望中太只在百望富通项目上分享权益,无权染指瞭望九州在其他项目上的权益。

二、百望富通的先驱云联惠

在介绍百望富通商业模式之前,有必要先介绍一下云联惠的商业模式,因为它们一脉相承。

在云联惠商务平台,商家每完成一笔交易,需支付16%的销售金额作为创业共享金,同时平台为消费者记录与消费金额等额的白积分(100%白积分),为商家记录创业共享金等额的白积分(即交易额16%的白积分),为其他分享、推广等一起参与平台合作创业的会员记录对应的白积分合计约44%,总共需记录消费金额160%的白积分。这些白积分经过每天系统的计量、统计、分配再分享,以一定的速率(5%%左右/天)转换成红积分,也就是红利。红积分记录在个人账户上,可以再消费,也可以兑换成现金。

商家、消费者、平台在商品交易过程中形成一个利益分配的“三角形”,人们称之为“云联惠三角模式”。

云联惠只做第三方平台,只具有工具性功能,无超出分配权重的收益补充,即无新的经济增长点。百望富通吸取云联惠模式的经验和教训,在其基础上衍生出了工具性与实体性相结合的“改良模式”。

百望富通模式在交易流程、分账计分上基本沿用云联惠模式的规则,略有不同的是将云联惠模式的“白积分”“红积分”分别改为“金积分”“银积分”,另增加了“购物积分”(10%),规定单笔消费积分五年清零,返率设定在0.01~6%%之间……

百望富通模式的“工具性”,指做第三方平台;“实体性”,指既做线上线下商场(包括自营、他营),还开辟一些“实体产业”。

由此观之,百望富通模式比云联惠模式似乎要完善一些,但其本质相同。也就是说,其“抽水”的本质没有变。

云联惠和百望富通是怎样“抽水”的呢?

云联惠平台和百望富通平台都实行1:10的计分规则。例如,消费者消费10000元,商家(创业会员)就要按16%的比例上缴平台1600元创业共享金,平台将这1600元分配给消费者1000元、商家160元、平台440元。由于受“全返”理念的统摄,平台系统分别给消费者、商家、平台记了10000元、1600元、4400元的等额白(银)积分。也就是说,1600元记了16000元的等额白积分。根据规则,1元=100分,16000元的等额白积分就是1600000分。

这里记的十倍白(银)积分虽然只是分配权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白(银)积分会逐渐转换成红(金)积分,即可以提现的钱。因此,白(银)积分是一种可预期的收益。譬如,消费10000元,本来只有1000元的实际回报,而且是递减式返还,但是参与者心里会有最后可得到10000元的回报期许。基于此,有人把平台当成了投资平台。这些人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对平台的持续返还坚信不疑,故而大量投入资金充分,属盲目类;另一类,他们断然不相信平台能持续返还,但是企图通过时间差打“短平快”,让后来者成为“接盘侠”,属投机类。

笔者经过长时间的潜心研究,认为云联惠模式和百望富通模式都是伪命题、真骗局!

云联惠模式和百望富通模式计分时添加了杠杆,返还时却未去除杠杆,那么无论其怎样运营,其结果都是恶性的!由于二者是衣钵传承,本质无异,所以只要了解了云联惠模式,便可尝脔知鼎、窥斑见豹。

云联惠模式平台的全部收入来自商家上缴平台的16%创业共享金,其中的62.5%分配给消费者,10%分配给商家,27.5%由平台支配(推广奖励9.375%、代理公司5%,平台运营13.125%)。以10000元消费额为例,就是商家上缴平台1600元,其中分配给消费者1000元、商家160元、440元由平台支配(推广奖励150元、代理公司80元、平台运营210元)。每一个16%创业共享金的分配都是一个闭环,即都有分配权重对应。每一个闭环都只与平台发生联系,而参与者之间互不相干。突破这个闭环,就意味着侵入了他人的“领地”(利益)。也就是说,云联惠模式的分配是一种“线性关系”,不能与他人“并道”。

云联惠模式的返还原理是一个伪命题,是一个商业悖论!

云联惠模式平台拟定返还率为3~6%%。返率在这个区间上是否符合客观实际,算一算便知。

在云联惠平台一次性消费1万元,获赠100万白积分,即10000元等额白积分。实际应得1000元,期望回报10000元。返还1000元的时间(速率1~5%%):1%%,1059天;2%%,530天;3%%,353天;4%%,265天;5%%,212天。就是说,到达上述时间点就开始出现“爆点”,先投入的人在回本后开始动别人的“奶酪”。返还10000元的最后时间:1%%,51674天,约141.57年;2%%,25885天,约70.92年;3%%,17257天,约47.28年;4%%,12941天,约35.45年;5%%,10353天,28.36年。

若在5%%返率的情况下,10000元消费额在第212天时可返还1001.05元,这就是说商家上缴平台的1600元中消费者可分得的部分(1000元)已经全部获得,而后就是“喜出望外”了。第365天时的返还总量为1660.10元,相当于年利率166%,月息为13.83%。第三年的返还总量为4091.15元,三年平均年获益1363.66元。据此可知,三年的平均月利息约为11.36%。其实,就是1%%的返率也是不得了的。按1%%的返率,一年便可返356.57元,年利率35.66%,月利息约为2.97%。这样的回报从何而来?

根据既定的白积分转换红积分的规则(将前一日返还余额加上次日新增创业共享金总量的1%进行计算返率),每天的返量则须增加1%;同理,每天的交易额也须增加1%。稍有数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几何级数!

举例来说,若第1天返10000,一天增长1%,第100天,返2.7万;第365天,返37.4093万;第730天,返1413.4533万;第1000天,返20751.1556万……而交易额还须分别将这些数乘以8.6875,甚至10。云联惠平台在被“摧毁”之前,日返量已超过2亿。以2亿元为基点,每天按1%的速度递增,后面的数有多大?而且,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此类平台能维持多久?这得由参与的人数、增量的梯度、返率的调控及累积体量等因素决定。

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值得人们深思。

有一个人搞了一个地下钱庄,以3分的月息吸储。他以2万元的本金守住了“信誉”后,钱庄开始野蛮发展。在无点钞机的年代,他用秤和尺为潮水般涌来的人民币计量,一时间存钱的取钱的络绎不绝。开始时人们心里不踏实,将钱存进去又取出来,见庄主“信誉好”,到后来干脆把牲畜都卖了钱存进去。国家工作人员也蜂拥而至,掀起一股不小的“掘金潮”,导致银行门可罗雀。庄主却大肆挥霍着别人的财富,知进知退的人也赚了大把的钞票,最后的大批人则势必成为“接盘侠”。此事惊动了中国人民银行,最后东窗事发。据精算师推算,就是在当地有限的区域内恶性地循环发展,这个拆东补西的“游戏”也可以持续四十年才会穿帮。如果参与群体不断增大,延续的时间会更长。那时,庄主或许已经“驾鹤西游”,受损者就只能当是用自己的血汗钱为他买了冥币。

纯资金循环孶息,是违背经济学逻辑的。虽然也有一些真实的消费,但对于不断增大的分配权重来说,其量也是极其有限的,更何况那些消费产生的利润已有与其对应的分配权重。

一个平台如果可以让参与者“躺赚”,那么其寿终正寝就指日可待!

上述道理并不深奥,但为什么就有人会那么“弱智”,且如痴如醉、趋之若鹜呢?原因很简单——利令智昏!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如果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

在云联惠模式平台,平台是既定的赢家,而会员则是注定的输家。

聪明人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这类模式首先是为平台和国家财政打造的。平台方和国家财政是永远的赢家,而参与者(投资人)则必定是输家。

在云联惠模式平台中,国家财政按提现比例收税,是稳庄;平台则像是一个麻将馆,平台运营者就如同馆主,其收入就来自“抽水”,“旱涝保收”,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坐庄;会员是玩家,会员们聚在一起玩着一个“零和游戏”。

云联惠平台如何从中获益,可以获得多大利益呢?下面按其分配规则做一个实例演绎。

若平台在短时间内通过商家吸入1个亿,依平台规则返给消费者6250万元(62.5%)、商家1000万元(10%)、平台收取2750万元(27.5%)。这2750万元,1312.5万元(13.125%)平台直接落袋为安,1437.5万元(14.375%)用于奖励消费者推广人群(6.25%)、商家推广人群(3.125%)、代理公司(5%)奖励。在减去代理公司5%的费用5000000元后,消费者、商家所得为81875000元,提现时上缴平台3%手续费2456250元和10%税费8787500元,最后满打满算剩下71231250元,约为投资额的71.23%。而且,这71231250元须按权重递减式返还。同时,返率也无法确定。什么时候返完?牛年马月!

如果参与者的行为只是消费也就罢了,毕竟别人是“赠予”,给是情分,不给也是本分,问题是这些参与者基本上都是投资者,有的甚至是用养老金甚至是借高利贷来投资的。

高杠杆、高返率、高回报,是云联惠模式平台由所谓的“消费平台”变成“投资平台”的根本原因。此类平台的根本矛盾,就是高返率与市场粘性之间的矛盾——返率高了,返不起;返率低了,没有市场吸引力。现行许多类似的模式平台,基本上是进行高返率(5%%左右)的规定性返还。

从“消费”变成“投资”的途径一般是直接向平台充分,而平台是来者不拒,甚至蛊惑纵容。这种直接向平台充分的行为,就是人们所说的“虚假交易”。

在云联惠模式平台,“虚假交易”的具体做法是不购物只充分,自己既做消费者又做商家,获取积分以增加分配权重,从而获取高额回报。

在此类平台“投机”,是否可以赚钱?即通过“虚假交易”直接向平台充分,是否可以得到高额回报?从大概率讲,是不划算的。我们来算一笔账。你投入1600元,最后回来的钱(包括所有奖励,但需扣除奖给区域代理公司的5%,即80元)≤1310元,扣除10%税费、3%提现手续费170.30元后就只剩下1139.70元,约为投资额的71.23%,而且这1139.70元还得通过递减式返还。

就具体个例而言,通过“虚假交易”充分,肯定有赚钱甚至赚大钱的,不然平台怎么去撬动市场呢?

例如,直接充值10000元,有5个以上账户收分的话,至少可以得到8250000分。

下面笔者通过《HY模式平台积分转换测算表(简表)》解读一下8250000白积分按每日5%%速率转换成红积分的情况。

上表显示,259天返还10023元,即259天就拿回了本金(税前),往后就是净赚了。到365天,返还13762.95元;1825天,返还49355.05元;3650天,返还69164.65元……总返还时间14581天,约39.95年,返还8240005元。最后剩下9995分白积分,不够一个返还单元,不予转换。

第一年返还137.63%,第二年累计返还252.24%,第五年累计返还493.55%,第十年累计返还691.65%……

云联惠模式平台的投资回报率高得离谱,完全违背常理和逻辑,属于地地道道的商业悖论!

悖论之一:全国人民都到此类平台来放大财富,工厂、实体店不用开了,全国人民都无需再干活了,七亿中产阶级的目标将很快实现,GDP无论总量还是人均值都将稳居世界第一,且让别人无法赶超。

悖论之二:既然返率如此高,平台运营者及其员工为何不把自己的资金投入进去“孵化”?他们的“理性”给人们怎样的启示?这有点像酒厂职工不喝自己厂里生产的酒,糖厂职工不吃自己厂里生产的糖,因为他们对里面的秘密知道得太多了。

参与者中的许多人虽然都看穿了平台方通过高返率吸纳资金的险恶,但他们相信自己的“精明”,笃定自己不会是最后的“接盘侠”而铤而走险,希望捞一把再“金盆洗手”。

用一句话总括,运行此类模式的平台都存在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原因是此类消费返利平台几乎都被做成了金融投资平台。云联惠模式平台的寿命一般都不会很长,不是被打掉,就是自己倒掉。

三、百望富通的欺骗伎俩

百望富通商业模式简直就是照抄照搬了云联惠商业模式,即通常所说的“仿盘”。相比之下,百望富通模式比云联惠模式更具隐蔽性和欺骗性,只是云联惠模式的欺骗性偏于显性,百望富通的欺骗性偏于隐性。

所谓“显性”,主要指云联惠平台除收取到的会员的所谓平台服务费外别无其他收入来源,明知平台运营无可持续性,仍然无节制地野蛮发展。其结果要么是暴收一大笔钱后,以各种理由卷款走人;要么是故意做短命生意,让平台自生自灭,而庄家稳收渔利。譬如,平台在短期内收到100亿元交易款(实收共享金1600万元),可按规则直接将2.1亿(1600万元×13.125%)收入囊中,将79亿元以递减的方式返给参与者,无视返率无限降低,反正返完为止。同时,还在参与者的提现款中扣收3%,即2.37亿元,轻轻松松就赚走4.47亿元。先来的参与者也可以小赚一笔,而后来的就只能收拾残羹剩炙,甚至颗粒无收。若只是购物消费,也就只是未达成返还的愿望而已;若是投资,后入者就肯定要亏损!

百望富通除上述“大赚”之外,他们还不忘“小赚”,如高工资、高消耗等。

所谓“隐性”,主要指百望富通平台以所谓的“经济增长点”,制造假象,进行各种盈利造势,先以高返率引诱参与者投资,到一定量后便故意让返率从预先告知的6%%向0.01%%下滑,而且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以至于〇。

百望富通模式的隐蔽性和欺骗性还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认识。

其一,规则设定上存在欺骗性。“单笔消费积分五年清零”,这与云联惠平台无返还时间上限相比,是五十步笑百步。“返率在0.01~6%%之间”,返还的总量如何确定?没有量的规定性,平台方便可随意稀释、缩减参与者的财富,故有欺骗之嫌。

其二,利用消费积分继续盘剥(循环套购),购物属于变相充分(投资)。

其三,其所谓“实体产业”,纯属为敛财造势。

百望富通有许多高大上的“项目”,如张家界康养项目、秸秆炼油项目、大兴千亩土地开发等,这些就算是实实在在的项目,但都是瞭望九州的项目,与百望富通无半毛钱关系。就算能扯上关系,那项目建设资金从何而来?据说银行在张家界康养项目上答应贷100亿,但你凭什么去拿到这100亿?懂得银行贷款规定的人都知道,项目贷款要求自有资本金比例不低于总投资的30%。在项目资本金先于银行贷款资金投入或者同比例投入的情况下,还要求在贷款到期之前不得抽回资本金,并且不得通过任何形式来进行股权和利润分配。如此说来,瞭望九州自己都祈望在百望富通的锅里舀油去点灯,又有何能力去顾及他人!退一步说,即使这些项目都能顺利融资、上马,而且能够如期竣工投产并将营利纳入百望富通“补水”,也同样是不靠谱的。

一方面,远水不解近渴。项目建设需要时间、资金,多少年才能建成投产,多少年才能收回成本,还清贷款?等到真正盈利的那一天,百望富通平台早已鱼死滩涂。所以说,以“实体产业”造势,如同画饼充饥。

另一方面,杯水岂救车薪?即使其“实体项目”建成投产,也是以有限对无限。收益补充是极其有限的,犹如一筐沙倒进大海里。同时,其分配是不均衡的,后期投入的人,势必要为先投入的人“填坑”。自营“补水”从根本上说终归是一个缓增量、有限量;而权重增长则是一个速增量、无限量。用有限应对无限,如同浇水润沙漠。

另外,百望富通还倒赔吸资,恶意做短命生意。为了放长线钓大鱼,百望富通平台回返超市商家6%的积分,这意味着每收1元钱平台要返出1160积分。返1000分(10倍)是既定的,返1160分(11.6倍),就又多出了160积分。若超市消费10000元,超市上缴平台1600元,平台要给出1160000分,另外还要补贴超市消费额10000元的6%,即600元的等额积分60000分。这样平台就实际返出了1760000分,超出实际全额分(1600000)160000分,平台倒亏160元,而且还承载了十倍的返还压力。日积月累,可堪重负?反正积累的泡沫是消化不了的,多少都无妨。为了吸引到更多的投资者,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再者,通过其旗下公司鸿睿博远大肆兜售所谓的“名人字画”,每件16800元,赠送数倍积分。这是以道具产品掩盖虚假交易(直充积分)。

云联惠和百望富通这两种“消费共享模式”所导致的最终结果都是恶性的,即赢家、输家是既定的。当然,这其中有“善意的恶性”与“恶意的恶性”之分。若平台运营者深信模式没问题,起心动念是善意的,那就是“善意的恶性”;若平台运营者明知模式有问题,起心动念是恶意的,那就是“恶意的恶性”。

云联惠模式的发明者黄明“十年磨一剑”,玉汝于成,而且从其身体状况、日常行作看,其初心是好的,是想要为天下苍生谋福祉,但他所演绎的是一个伪命题。他可能是对模式的研究不透彻而瞎打误撞,没有明确的目标,走到哪算哪。就像飞机起飞了,却不知道着陆点在哪。他虽未实际地非法占有,但此模式所带来的后果肯定是恶性的,可认为是一种“善意的恶性”。对这种“善意的恶性”似乎有情可原,但这种“善意”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却是无法挽回的。百望富通的田明忠则不同,他是熟知进而利用其中的奥妙敛财,无疑属恶意的恶性,是有预谋的骗局。

总之,百望富通模式与云联惠模式俨然一对亲兄弟,在深层意义上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云联惠模式形如不可能三角体,百望富通模式形如不可能四方体罢了!同样可看做是一种经过乔装打扮的“庞氏骗局”。

四、宣导的悖谬与解读的误区

在弄清上述问题的同时,还必须揭穿平台宣导的悖谬,走出解读的误区。

一、“生命不息,消费不止”说。

诚然,“生命不息,消费不止”是绝对真理,但用在这里就具有蛊惑之嫌,也具有欺骗性。“生命不息,消费不止”只能说明交易行为绵延不绝,绝对量在增大,但并不说明相对量在增大。“生命不息,消费不止”只增加平台财富,与单个的参与者无关。对平台来说,是“箱子里是橘子”;对参与者来说,是“箱子里有橘子”。

二、“收付同源,以收定支”说。

“以收定支,收付同源”的潜台词是“收多少返多少,返完即止”,然而它导致的最终结果是“整体沦陷”,意味着平台坍塌。试想,16%的平台服务费如何承受十倍支出的重负?运营者的所谓依据是,如果说商家缴付16%的创业共享金像蓄水池的进水口,那么每天返还给会员的创业共享金就是出水口。系统的返还机制,正是利用时间作为“杠杆”,综合了政治学、经济学和消费惯性力学等理论,并遵循“进水量远大于出水量”的动态变量循环原理,在“出水口”设置了“安全阀门”,自动灵活调节返还速率。仔细想想便知,此说大谬不然!“以收定支,收付同源”只是一条最后的“防线”,也可以说是遁词。而且,这一规则就某一个点而言似乎有说服力,但从“面”的角度看是不周延的。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参与者所投入的资金在平台没有巨量产出的情况下短期内放大到银行存款数倍甚至几十倍,是不符合经济规律和商业逻辑的。

三、“白(银)积分是权重”说。

白积分是分配权重,也是隐性的红(金)积分,即最后也是钱。假如一个消费者消费了10000元,记入系统1000000分(1元=100分),按5%%的速率返还,212天有100150白(银)积分可转换成红(金)积分,即1001.05元现金(收回应得数额),还剩下899895分白积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白积分可以逐渐转换成红积分(现金)。经推算,365天(1年),累计转换166010分,剩余833990分;730天(2年),累计转换304315分,剩余695685分;1830天(5年),累计转换596560分,剩余403440分;3650天(10年),累计转换834620分,剩余165380分……10353天(约28.36年),累计转换990005分,剩余9995分,不够1个返还单元,不予返还。由以上分析可知,白积分虽不是即时收入,但它是一个可预期的收入数额。

四、“平台永远不会跑路”说。

平台稳坐钓鱼船,坐收渔利(每一笔入账都“抽水”),当然不会跑路,但投资者会“跑路”,因为当返率低到一定程度(如0.01%%,返期数百年乃至数千年),投资者就会失去等待的兴趣和耐心,甚至没有足够的生命来等待。

五、“返还是赠予”说。

有一个具有普遍性的认识,云联惠和百望富通模式平台的“消费返还”是平台的“无私赠予”。其实这是一个认识误区,从根本上说“消费赠予”是平台运营者的敛财噱头,或者说是宣传策略。是“赠予”,还是“敛财”,关键要看参与者是消费还是投资。

六、“无受害者”说。

这类平台即使被查封了,也几乎找不到“受害者”,因为它对参与者的侵害有一个渐变过程,即“温水煮蛙”式,如同只有退潮后才能知道谁在裸泳。有些人虽然看透了这个骗局,明知已受骗,但都不愿报案,希望捞回一点是一点,而且此类骗局一般会定为“组织、领导传销罪”。此罪系共同犯罪,涉案资金会被全部没收,有些执法部门还会继续追缴前期提走的所谓“非法所得”。

七、“两级不构成传销”说。

百望富通品宣部宣导:“我们的推荐计酬只有两级,不构成‘非法传销’!”意思是要大家放手干。此说着实蛊惑了不少人。看似两级奖励,其实是前面的不断吃后面的,以新补旧,就是一种变相的“庞氏骗局”。

八、“我们上面有人”说。

百望富通品推部在宣导时,大肆吹嘘“瞭望九州是混合型企业,已升级为正厅级单位”,说什么“云联惠被打掉,而百望富通没事,是因为我们有靠山”。为了忽悠到钱,他们不惜鬼话连篇。这种“百姓思维”,着实忽悠了不少人,骗收了不少钱。

标签: